游戏导航
联系合作

手游关键年的IP争夺大战

移动操盘手第17期 2014-05-13 19:00:00 北京·车库咖啡 已结束

范路:像互联网电影集团这边,除了跟这些合作之外,你们自己也去研发游戏,你们这个游戏是准备自己发行吗,还是交给我们畅游来发行。

云夕:我们当时很希望和畅游的游戏界的朋友一起来合作,我们现在的模式是这样,这个还是在战略封闭期,可以先透露一些,青春期我们在做的游戏的开发,其实是早就已经启动了,今年有青春期3D是一部院线片,我们在做的一个互联网长期这样的品牌输出。

范路:院线片,一般上院线多长时间,能预估多少人看过吗?

云夕:这个要看各个发行院线会有票房,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是配合整个院线以及电视剧的发行,来做整个手游的公布,它现在研发以及我们讲到整个运营这块是来交给成熟的游戏团队,这也是我们刚才讲到的IP共享的原则,我们作为内容输出方,包括像游戏策划这样的辅助,同时我们也扮演整合营销的角色,他们在游戏的层面来推广,走他们原来的老路,我们作为影视版权提供商,从我们的角度来促使IP整个的价值,像刚才讲到的如何去升值,如何去深入发掘这个样子。

范路:现在影视跟游戏之间有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所有拿游戏改的电影,基本上还比较好看,所有拿电影改的游戏基本上都沉了。

云夕:这个问题很犀利,我们对于IP的理解,我们不能把它单纯的理解像影视输出到某一个行业,或者说文字输出到某一个行业,应该把它定义为有广泛的受众传播基础的优质内容,不论是以游戏的形式先出现的,还是说以影视和文字的方式被大家所熟知的,只有这个核心能够抓住用户,打动用户的这一部分内容,才具有IP价值,只不过我们从不同的切入口来分发和传播它,看看什么样的手段把它的价值利用到最大化。

移动操盘手第17场实录:手游关键年的IP争夺大战

范路:我在活动开始之前跟李总也聊过,他当时告诉我一个让我非常震惊的事实,90后的小朋友没有看过天龙八部。

李国龙:不准确,我就是举个例子。

范路:我想问一下,你们是面向年轻用户的,这些人他们到底在看什么呢,说实话你们的电影我没看过,这个是代沟,我是70后。

云夕:范总一直抛犀利的问题给我,我希望我还招架得住,其实你讲的这个问题,我们一直也一直在探讨,我们所输出的这些内容到底是给谁看的,您刚才讲到的例子是有玩笑成分还是怎样,但是确实是一个共性,90后的小朋友不会看金庸的原著,可能会熟悉某一款金庸衍生的游戏,但不会去翻书,如果翻书也是手机阅读小说,甚至是有声读物去切入到的,还是我刚才讲的泛娱乐化以及整个移动大潮,带来的时间碎片化的状态,我们提供的,我们作为影视的提供商我们做的产品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家还一直把影视作品停留在我要在院线上做一部多么高大上的内容,国外这样的片子很成功,像刚刚席卷了中国的美国队长,这样是一种类型,在另外的碎片化的,在移动终端观影设备上,我们看一部片子其实没有那么难,比如像《后备空姐》,看一部片子两块钱,或者是五块钱,如果说进入到品牌店,买一件衣服免费观影,或者是半价观影,这样的观影是在碎片化娱乐时间里面非常轻松的抉择,我们不去谈非常深入的文学思考,人性的角度来观察社会,只讲在碎片化的时间里面,如何给人提供更多的舆论化的内容,这些更符合手游的特性,为什么提到影视和游戏的跨界发展,在这个角度上面去讲,一定要拿高大上的以端游的思路,来开发深入的具有宏大世界观的产品,还是说一个话题性产品,我们可能会被攻击,打动了上千万的用户,这个用户可能通过快速开发,不去讲快速拷贝,就是快速开发,一个话题及现象伴随着影视作品延伸而来的游戏,马上就投放市场,我们可能要拍《后备空姐二》,快速延伸递进的过程,也是很符合移动时代下的快速迭代的思路,就不从以前传统的思路考虑,像您刚才讲的,我们拍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只考虑拍的内容,是否在短时间之内填补碎片化时间的需要。

范路:我了解了,李总跟我是同龄人。

李国龙:我还不是70后。

范路: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李国龙:刚才我跟你聊,我不是说所有的90后都不看,相对来说80后和70后比例低的,70后至少一部分看过,90后我觉得这个比例在10%到20%,顶多了,并不是说金庸先生的作品不好了,近些年来他的各种作品,电视剧的翻拍,电影的翻拍,包括畅游一直在做天龙八部的端游的运作,整个金庸的品牌一直在做,包括金庸整个下面的下面的机制也在不断的经过多方位的运营,实际上在升值,我们当初签金庸的时候,绝对不会花两千万,现在就值两千万,现在我们跟金庸合同到期了,下一个人再买可能就值五千万了,这是一个烘托的过程,新的用户不通过这个传统的媒介来看,就像刚才云总说到的,现在手里有太多的设备,有太多好玩的东西在那,有时候去看这些东西,是很难了,对一个IP来说,要找到适合它的方式,烘托的方式,所有的IP没有一个成功的定律,所有的IP按照哪个路子走就可以成功,整个的把它吃透了,理解透了,根据它自己的特点去量身定值一套方案,才会变成一个很增值的案例。

范路:后面有一些时间交给观众,感谢大家陪了我们一晚上,听我们在这说故事,大家有什么问题,想问台上三位的嘉宾,问问题的人可以得到腾讯的玩偶公仔。

云夕:下一次我们会带来整个旗下周边的品牌,也非常的精美。

听众:我在做顾问的工作,我想问一个问题,版权的界定这上面,你要说抄袭的话,从中国互联网到现在,这个现象已经很普遍,比如说像微博,国内这么多微博版权这个东西很难说,因为存在很多模糊点,包括现在影视的版权也是这样,优酷上面土豆上面也有侵权,我之前所在的另外一个公司,当时也是告版权,但是一个版权官司打下来,实际上你花了大量的钱,最后赔偿是很少的,而且周期特别长,这其实是一个问题,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说到版权的问题,我们之前在一个媒体,当然她们是研究ITC不管是说这种电影来改编游戏还是说游戏改编电影,在大的范围来说,都可以算是一个衍生品的经营,比如像电影改编成游戏,很多时候面临的状况是很多人不了解这个电影,你这个价值在哪呢?

移动操盘手第17场实录:手游关键年的IP争夺大战

范路:版权怎么界定,第二个如果一个电影从来没人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去做这个游戏。

听众:大量的做衍生品做成功的其实并不多,本质上来说的话,也算一个衍生品经营。

范路:第二个问题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如果这个电影没人看的话,只有傻子去做游戏,一般也不会有人去做,一般做这个游戏,至少互联网集团说这个票房多少,被点击了多少次,一定要拿出数据来,做很详细的,到底是哪个年龄段,在哪个地区的人,什么时间看了,这些游戏公司的人才会根据这些数据来挑,这个是不是划算。

听众:从电影改编游戏没看到怎么成功的。

范路:这是很奇怪的历史现象,像指环王这种东西,小说那么受欢迎,电影那么受欢迎,游戏反而不行,怎么去界定版权的问题交给我们张博士。

张钦坤:我觉得你想问的问题你认为中国很多的商业模式其实是从国外过来的,比如说国外谷歌百度,很多的网站,有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各种微博,如果真的要很深的讲起来,就涉及到个别性的问题,版权到底保护什么东西,我们版权都知道一个道理,版权是只保护表达,不保护思想,很多商业模式并不是表达,而是一种思想,一种想法,比如刚才讲的游戏里面的要素,这些要素比如画面,你的音乐,你的人物形象的设计,这些都是一种表达,一种客观存在的一笔一笔画出来的,你自己创作出来的,但是里面有些玩法,这个是不受版权保护的,比如打麻将各地的规则,这种在版权里面是不受保护的,所以这是在法律上讲是这样的情况,像视频虽然说有一些网站还有一些盗版的存在,但是并不代表这个作品不受版权法保护,包括你刚才说的,可能有一些电影根本不出名也没创造价值,但是法律这个角度讲,并不是以很高的市场价值来作为出发点,是以作品创作完成来作为出发点,我们考虑这个问题需要区分它的商业价值和法律的出发点,两者是不太一样的,谢谢。

移动操盘手第17场实录:手游关键年的IP争夺大战

听众:我是做知识产权方面的律师,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商标的问题,刚才张博士提到那个,商标是需要审查的,提交了以后需要将近一年的时间进行审查,实际上手游这个东西很快,因为抢占市场这些都很快,也许它在开发的时候同时做了商标申请,也许产品成功了,发现商标没注册下来,因为商标有一定的主观性判断,并不是说注的时候就去抢一个商标,这种风险对于开发者来说,应该怎么去规避这种风险,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说,今天讲的主要是那种大型的影视作品或者小说之类的,我接触的更多的是比较简单的手游,比如说那种三销类的,还有找你妹这种休闲类的手游,也有一定的IP在里面,不说玩法能保护,包括一些形象,三销保持的形状,也有这方面的纠纷,所以像这种休闲类的小游戏,应该从哪方面去保护它的IP。

张钦坤:一个很简单的方式,在游戏要上线,或者冠名之前要做商标检索,这个类别有相同或者类似的商标的存在,这个是基本的风险的防控的点。

听众:我也帮很多人做过商标的检索,手游跟普通的商标不太一样,还是希望有一定的暗示他的游戏的成分在里面,因为它不像普通的商品,苹果牌电脑,苹果跟电脑完全两码事,商标显著性,没有近似的可能就能注下来,但是很多商标在游戏方面都是有一定的暗示性在里面的,所以就有可能,由于它有主观性的判断在里面,会导致商标注册不成功,我是想从这个角度来听一下各位的建议。

范路:现在见过有商标的手游吗?

移动操盘手第17场实录:手游关键年的IP争夺大战

李国龙:应该都在申请中。

范路:天龙八部有自己的商标吗?

李国龙:天龙八部有,我也不是专业的法律,我谈一下自己的理解,可能是这样,对于商标是否能认定的话,肯定是需要专业人员来做判断,像刚才提问的律师,律师的力量是非常关键的,他对法律是比较了解的,可以根据律师专业程度的判断给大家大概一个判断,我觉得这个商标不是说百分之百,我会给一些成功的比例60%还是多少,给一个风险的判断,第一个是可能需要专业的意见,第二个可能会进行扩大的一些商标申请,像畅游也是,基本上一款产品我们会给大家备选四到五款名称,这四到五款里面会商标注册,首先我们想要的第一个肯定是最主要的,其次我们会有一些保护性的申请,比如说这个拿不下来,是不是要考虑换名字,另外一个我们还要让别人不能拿近似的名称,近似的商标来去否定我们,将来我们的产品做好了,最后别人拿到一个跟我们近似的,他们的注册商标反过来要求我们说你不能做这个了,我们前面这些年的品牌的培育,实际上都已经作废了,我觉得加一些保护性的申请,成功率更大,另外除了商标之外,我觉得有一些竞争的东西,或者说百度的关键字,是不是先去把它买过来先占上,因为手游我不知道,手游很多公司在申请版号,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一个名称只有有一个产品,所以如果你先申请这个名称的话,别人拿到这个名称是申请不下来版号的,假设我有一款叫车库的手游,车库的页游车库的端游,这个也是保护性的申请,所以我觉得可能更综合的来说,确实对手游说,很多手游是属于快速消费的,周期非常短,可能商标没下来的时候,这个游戏可能都不再存在了,大概自己的一些想法。

参与评论
用户名: 匿名发表

  
蚕豆网网友: 2016-03-22 10:28:36
www.kuhua.net
蚕豆网网友: 2016-03-22 10:28:31
www.huase.in
上一页下一页
微博话题